虽说知道茨木是孤儿,但是好想看见茨木被爸爸妈妈宠,然后酒吞被护短的岳父岳母大人嫌弃什么的。
纯私设的小段子,一发完。
超凶超宠茨木的麻麻,妻奴妻吹的爸爸
现代设定。流水账文风。

“喂,妈妈。”
“茨木宝贝儿啊!在外面有没有被欺负?好久没给妈妈打电话了,妈妈好想你啊!”好久没听见妈妈声音的茨木一时间有些眼睛湿润。
“妈妈,我挺好的,没有人欺负我,我的工作也很顺利。我也想妈妈爸爸了。”
“唉呀,就说你这孩子,跑那么远,不想家啊?”
“想。所以我最近回家看你们。”
“真哒?太好了,什么时候?我让你爸爸去给你买你喜欢的草莓大福,然后回来你爸爸给你做好吃的。”
“妈妈……”
“嗯?怎么了?有什么话还不能跟妈妈说吗?”
“我要带个人回去见你们……”
“……”
“……”
“(۳˚Д˚)۳哪家的臭小子敢窥视我家茨木!对你好不好?好,带他回来,妈妈帮你好好审审他,要是敢对你不好,妈妈这么多年的刑警不是白当的!”
这时电话里传出了茨木爸爸的声音“吾妻的能力那可是无人能及的!”
“他爸!看着点锅,别糊了。”
……
茨木将已经有些发烫的手机收到口袋里,想起当时自己出柜时的情形。他的妈妈一言不发,盘着手臂,沉默得像要审犯人一样。而他的爸爸·èŒ¨æœ¨å¦ˆå¦ˆä¸€å·è¿·å¼Ÿä¹Ÿå­¦ç€å¦ˆå¦ˆçš„动作,看着茨木。
“你……男朋友对你好不好?性生活如何?谁做饭?谁洗碗?谁扫地拖地?谁给谁洗脚?……”茨木妈妈一本正经的噼里啪啦说出一堆问题。
在妈妈面前正襟危坐的茨木哭笑不得地打断了妈妈的话“我还没男朋友,但是我发现自己喜欢男的。”
“(T_T)看见男生裸体会硬?”
不是,妈妈,能别问这么直接嘛?
“……嗯……”
“(T_T)你爸爸是我的。”
(۳˚Д˚)۳不是,妈妈我对搞乱伦没兴趣啊!爸爸你别一脸羞涩地靠妈妈怀里好不好?都这么大年纪了。我居然还得吃爸爸妈妈喂的狗粮。
“我知道。”
“ヾ(*ΦωΦ)ツ行,宝贝儿回头有了男朋友带回家妈妈看看。”
“……好。”
然后……就这么出柜了。
……
“怎么了?”酒吞摸了摸茨木软软的白发。
“我跟妈妈说了,下次回家带你回去。”茨木揉了揉脸颊,看向酒吞。
“回去就回去呗。多大点事,先吃晚饭吧。有炖菜。”
“好。”
结果,当天晚上,某只沾枕头就睡的茨木和某只嘴上说看岳父岳母“多大点事”的酒吞一起躺在床上时。
某只从不在睡觉前聊天的酒吞突然一反常态,“睡了吗?”
“嗯……还没……快了。怎么了?”
“你爸妈喜欢什么?”
“我爸喜欢我妈,我妈喜欢我……”茨木迷迷糊糊地说,吧唧吧唧嘴准备睡。
“不是,我问你爸爸妈妈平时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
“嗯……我想想……呼……”茨木挣扎了一下,睡了。
“等等,喂,等等茨木,别睡啊!”
“呼噜……”
第二天早上,平时最爱睡懒觉,没15个闹钟轰炸醒不了的酒吞腾得一下从床上起来,一把拽起20个闹钟都闹不醒的茨木,给迷迷糊糊地茨木洗漱擦脸,喂早饭,然后把茨木带上车,然后就开车向茨木老家开去。
开到半路,茨木终于醒了。
“挚友……这是哪?”
“去你家的路上。”
“给爸爸妈妈买的东西带了吗?”
“后备箱。”
“那就好……我睡个回笼觉,到了叫我。”茨木·ä¸Šè½¦å°±ç¡·æ°¸è¿œç¡ä¸é†’·ç«¥å­åˆä¸€æ¬¡ç¡ç€äº†ï¼Œè¿™ä¸€è§‰å°±ç¡åˆ°äº†è‡ªå®¶å®¶é—¨ã€‚
而酒吞,再一次尝试问茨木岳父岳母喜好失败。
等到了茨木家,车还没停稳,两个白色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车正前方,而茨木也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瞬间醒过来,兴奋得不行“妈妈!爸爸!”在酒吞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茨木就已经窜出车,一把抱住了那两个人。
酒吞·çº¢æ¯›·ç«¥å­ï¼Œæ„Ÿè§‰è¢«é‚£ä¸‰ä¸ªç™½æ¯›å›¢å­¤ç«‹äº†ã€‚
酒吞认命地停好车,拎着和茨木挑的大包小包的东西出来等着那三个白毛团交流完感情,用茨木家独有的互相吹捧表示自己的想念,然后……茨木被爹妈的话吹哭了,茨木哭了爹妈也哭了。
酒吞拿着一堆东西还得给茨木一家递纸巾。
唉……被孤立还被无视的感觉真是……酸爽就是这个味。
“对了!茨木宝贝儿,你说要把你男朋友带来,他人呢?”
(˚Д˚)我这么大一团红毛你告诉我你看不见?!
“这是我一生的挚友,一生憧憬的目标,酒吞童子,挚友的好我能说三天三夜。”
茨木的妈妈像扫描仪一般的将酒吞看了个遍。
“嗯。也就三天三夜而已。”
酒吞惊了。
三天三夜还算少的?
这时茨木爸爸发话了“那是!这种货色怎么能和吾妻相比!吾妻的好我能说三生三世!”
好吧……我总算知道茨木为什么满嘴那么羞耻的话还说的脸不红心不跳的了。
“先进屋吧。”
酒吞把东西放在桌上,看着那三个聊的火热的白团子。
谁说这不是亲生的一定是瞎。
“酒吞童子是吧。过来!”
被茨木妈妈一叫,酒吞感觉自己就像犯了什么滔天大罪的罪人要上营房一样。
酒吞在茨木妈妈面前坐得笔直,心里紧张得要死。
“酒吞童子,我问你一些问题,你必须如实招来,给你3秒钟反应时间,听清楚了吗?”
“清楚了。”
我是来认岳父岳母的还是来认罪的……
“你们平时谁负责做饭?”
“我,茨木只负责炸厨房。”
“平时谁负责洗碗?”
“我,茨木负责吃饭。”
“你给茨木打洗脚水,给茨木洗脚吗?”
“洗。”
“你们两个,谁在上面?”
等等,话题跳跃度好大。
“我……”
“啧……”茨木妈妈皱紧眉头盯着酒吞,又看了看茨木。“技术咋样?”
(˚Д˚)我总算知道茨木为什么那么口无遮拦了。合着他还是腼腆的类型,他妈妈才是真开放啊。
茨木脸颊变得粉红“挺好的……”
茨木妈妈又转过头盯着酒吞,无形中给酒吞一种威慑力。
“茨木说停你停不停?”
等等,这种问题?!
“3”
“2”
“1”
“没停……”酒吞没底气地说完这话,感觉自己身边的气压变得特别低。
“茨木爽晕了没有?”
“3”
“2”
“晕了……”酒吞已经感觉自己已经呼吸不畅了。
在酒吞感觉自己快因为不能呼吸活活被憋死时,茨木妈妈笑了,瞬间气压正常,甚至身边开了小花花。
“他爸,茨木找到的男人还不错。”
这是……过关了?
“允许你叫我们爸妈了。”
酒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揉了揉身旁已经脸红成红团子的茨木。
“爸,妈,我会对茨木好的。”

完啦!就是自己私心想的小段子,一发完,ooc是我的。
_(:3」∠❀)_反正我比不上那些厉害的太太们,只能自娱自乐了。

评论(29)
热度(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