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吞第一人称视角
带你回忆起你在阴阳师的日日夜夜
短篇一发完
各位式神的亲阿妈们,母亲节快乐


啊,最近又要更新了啊。
阿妈这么说,满怀纠结地看了看我。

我是阿妈得到的第一个ssr,我还记得阿妈在我踏出召唤阵时开心的表情。
后来虽说阿妈还抽出来一些别的ssr,但是对我还是更加重视一些。
当然,也是因为本大爷强啊!
斗技也是,刷狗粮,养小鬼们,天天都过得蛮充实的。
虽说,不像曾经,身边没一个一只一直吵吵的跟屁虫,让我感觉有些不适应,很多时候,坐在樱花树下对着月喝酒时,感觉没个人坐在我身边陪我谈天说地,没人与我对月同饮时,感觉有些孤单。
阿妈似乎是发现了我心中的那种寂寞。每天都背着一个小布袋里面装着本大爷的十小壶神酒,小鹿男换下来的十个鹿角,妖刀姬的十根绑刀的刀绳,青行灯的十只青色蝴蝶,荒川之主的十片鳞片去外面一边吆喝一边讨好着别人说着什么。
每次只要有人上前和阿妈搭话,很快我们就要搬家了。搬到别的寮的领地里。
最开始家里的小鬼们还会感觉不舍得,但是,搬家了几次之后,大家也就都习惯了。
每天,阿妈的布袋子都会扁下去一些,作为交换,她总是会给我一块布片,似乎是袖子,上面还保留着一丝丝妖力,那样熟悉。
本身,每天,大家都忙忙碌碌,养孩子,出去外面探索,和别的阴阳师切磋。
直到有天,阿妈说她开学了。
大家一下子都闲了下来,定时出现的寿司也慢慢囤积,这是曾经根本无法想象的。
曾经阿妈是不把全部寿司用完都不会休息的。
但是,阿妈开学后,她只是每天出现一下,去跟别人换一下东西,然后很快,她就走了,没有像曾经一样抚摸她手下喜欢的式神们,一边发出赞叹一边拿起寿司说,我们去玩吧。
她很多时候都根本没进式神的房间看我们一眼就走了。
因为这事,我和姑姑没少安慰一些爱哭小妖怪。
阿妈虽说平时跟我们玩的时间少了,但是我手上的妖力碎片一天天多了起来。
我知道这种妖力碎片累积多了后,放在法阵中会召唤出式神。
我知道阿妈的用意后,事实上感觉很感动,毕竟我和那家伙从很久之前就认识了,虽说我一直认为那家伙很烦,但是,毕竟经历过那么多,他的存在已经融入到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在喝酒的时候,我的身边都会放着一个小小的布袋,隐隐地,散发出妖气。
后来,我模糊地记得中心的更新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平安界也变得不像最开始那样单纯了,无端的多出了很多东西。
神匣,经验酒壶,业原火,各种各样的皮肤,各种各样的活动,各种各样的副本。
这本身应该是好事,因为有些活动的原因,阿妈会回来,像之前一样带着那群小鬼们出去玩,当然,我要过去保驾护航。
没办法,因为本大爷强啊!
很快,接连而来的几次更新让我这个根深蒂固的观点变得有些被动摇。
雨女,樱花妖,各种小妖在更新后变得强了,技能被改变得像是在针对我一般。
我曾经以为着只是我的错觉,直到我看见阿妈每次看过更新后紧锁的眉,和看见我时纠结的表情。
在那之后,很多时候家中的小妖和我打闹时和我玩闹时都不像之前那样自在,似乎它们会在不经意间让我受伤。
我可是站在鬼族巅峰的鬼王,怎么会被几个小妖打败。
但是更新后,我变弱了,成为了一个事实。
阿妈在那之后上线的时间变得更短了。
我手上的妖力碎片虽说也在增加,但是增加的速度变得慢了。
我闲下来的时候常常会坐到樱花树上看看街上的芸芸众生。
对门的一家的阴阳师大概快三个月不上线了。很快,中心的人就来了,向式神们说了什么,曾经在战场上那样神气威武的式神们露出了慌张和无助的表情,不久,许多小妖就拿上一些行李包裹走了。
只留下了少数的一些式神还留在那边。
有些家中莫名奇妙换了阴阳师,说是原来的主人将它们给了别人。
我喝了一口酒,看着日渐冷清的街道,不禁有些唏嘘。
曾经街道上可是挤满了人,现在人慢慢的变少,似乎是每次更新后,人就更少一些。
我看了看被寿司堆满的后院,叹了口气,看了看自己手上绑着的布袋。
不知道,你要是来了是幸运还是不幸。

阿妈的表情有些纠结,前几天阿妈就在网上听说过这次的更新,在那时阿妈看我的表情就不像之前一样了。
最初,阿妈看我的表情是充满着自豪,骄傲与崇拜,站在王者顶端的我自然对那种目光不陌生。
但是,自从一次次更新后,阿妈的目光,变了。
为什么区区人类要用怜悯,悲伤的表情看着我?
我可是鬼王。
站在鬼族顶端的最强大的存在。
酒吞童子!
就算身边没了那个一只吹捧我的鬼将,我依旧是那个不用人吹捧也能威震八方的鬼王。
而,这次更新后,阿妈的表情诡异到了极点,甚至在我问她怎么了时候说,对不起,我先去冷静一下,我现在不能看见你。
发生什么了?
别的寮的酒吞似乎也受到了这样的对待,甚至不少被反魂,到被遣送回混沌前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有不少茨木也被牵连,一起被反魂了。
大量的阴阳师离开了。
其中,大多数,都是女阴阳师,她们平时最大的时候就是凑在一起说自己的式神们有多么优秀,多么值得骄傲。
这样的平衡,被这次更新打破了。
阿妈留下了最后一块妖气碎片,然后离开了。
家中那些娇气的小妖们哭了很久,最终也是一个个带着泪水与不舍背起包裹走了。
而我,不知道为什么,留了下来。
也许是因为这里可以看到不错的街景,虽说街上已经变得比之前冷清。
也许是因为这边的樱花树长得和我心意,虽说大江山的樱花比这里的要更加艳丽。
也许,是因为这里月亮看起来很美,虽说本大爷才不在乎这些。
说不清楚,本大爷为什么还会留在这里。
不知道坐了多久,我走进了已经有些蒙尘的召唤室中,这里已经很久没人进入了,门都发出吱呀一声。
我将碎片放在地上,想了想还是走了出去,还是别让他来了,在这样的环境中,只能平添些痛苦。
这份孤单,不舍,就让我一个人承受好了。
毕竟,我可是站在鬼族巅峰的最强的王。

这点孤单,没什么。

评论(11)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