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大福和栗子大福的合体

不知不觉茨木已经长到四星了,而将茨木拉扯大的两只酒吞都已经六星满级了。
似乎是因为茨木从小被宠惯了,一直比别人家的茨木更黏他家的两个酒吞。
试问除了神乐家的这只茨木,还有哪只茨木会做出大半夜睡不着硬是要拽醒两只酒吞让他们叠狂气自己让自己数,直到数狂气到睡着这样的事情?
反正八百比丘尼家的茨木要是没东西抱着就睡不着,睡不着就会很烦躁,一烦躁,话就更少了,一整天憋不出一个字。
曾经个周四,茨木去打针女,于是茨木的睡帽睡衣趴趴熊被任劳任怨的三星老妈子属性的小吞拿去洗了。
小吞刚刚把他们晾好,就去打扫茨木宛如暴风过境的卧室了。
把垃圾收走,枕头被子晒晒太阳,新睡衣睡帽放好,熊还没干等会儿再说……
等小吞打扫好,他自己已经累得快虚脱了,刚刚准备奶自己一口时,茨木风尘仆仆地回来了。
然后茨木就当着小吞的面把自己以光速扒个精光,然后胡乱套上睡衣,然后往床上一扑胡乱扒拉几下抱住个东西然后就睡了。
小吞就这样被进了房间就根本没睁眼的茨木当做趴趴熊的替代品抱着睡了。
而小吞默默地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兜……兜裆布……看见了……
听说后来茨木的趴趴熊就不见了,小吞也每天晚上都不在自己房间里待着,不知道天天跑到谁的房间里。
反正八百比丘尼抱着狗粮不太想管。

最近神乐家对面来了一个邻居,没错,就是八百比丘尼。
两家的酒茨互相认识了一下,而两只茨木一大一小看起来相处得无比融洽,画面很养眼,酒吞们很满意。
小茨今天又去找了隔壁家的大茨哥哥。
“同族哥哥,我有事情问你。”小茨拽着大茨的袖子,眼睛闪闪发光。
大茨每次看见这样软乎乎毛茸茸的东西就没有抵抗力,他揉揉小茨的脑袋,点了点头。
然后他就被小茨拽到他家询问如何才能对挚友放小星星。
这……
怎么放……
大茨思考了一下,让小茨看着他家的大吞和二吞,在小茨耳边耳语“想着我爱挚友这句话”
小茨突然脸红,看着自家的两个挚友,突然脑袋上就冒出一堆小星星。大茨也看了看隔壁家的两个大酒吞,思索着自家挚友长大后的样子。
而这时,担心自家大茨的小吞正好过来找茨木了,结果,他就看见了这样的一幕。
从没对自己放过小星星,平时也很少夸自己的自家茨木,就这样看着隔壁家的野吞冒着小星星。
小吞看看自己还没张开的小胳膊小腿,再看看隔壁家的六星大吞,突然心中冒出无限心酸。
是因为我来得太晚,又没有达到他心中那种强大的样子所以他不喜欢我吗?
这时大茨像是感受到了小吞的存在,很快站起身转身去找小吞。
在回去的路上,大茨感觉今天的小挚友好像心情不太好,于是就问了问“怎么了?”
毕竟还只是个孩子,就算再怎么会照顾人,体贴,努力,还是没有成熟到能心里塞了个刺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茨木,你讨厌本大爷吗?”
茨木听到这句话,像是被惊醒一样,身上的慵懒感全无。
“不可能!”
他单膝下跪,平视着小吞。
平时鲜少说话的茨木常常一开口就能把小吞撩得半死,现在也是。
他认真地看着面前还没完全长大的挚友,将心中的感情浓缩成短短的两个字。
“爱你。”
然后头上冒出了一串小星星。
小吞从没见过茨木这样认真的表情,脸上有些烧,一把抱住了茨木。
“真是拿你没办法。”
小吞抱着茨木的脑袋,发红的脸靠着茨木的角,闷闷地说“以后不许对别的酒吞放星星。”
“没有。是他。”
“……”小吞瞬间把茨木抱得更紧了。脸上爆红。
“唔……”茨木的脑袋一拱一拱。
呼吸不了了快……
“不许动!”妈的丢死人了,我刚刚自己在那吃什么醋啊!
所以每次茨木对着挚友放小星星都是在跟挚友告白哦。
你还敢把自家可爱的茨木随便带出去见野吞吗?

很快,夏天到了,很多式神都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头发长,热。
八百比丘尼家的大茨从八百比丘尼那里抢了一堆压仓底的灰票,狂点,终于弄到一个食发鬼,当他从一堆红红绿绿的n卡里掏出那只才两星的食发鬼,然后一副冷冰冰的表情把头发放到小食发鬼手上然后说“吃。”时,小食发鬼成功地被他吓哭了。
听见哭声,正在思索今晚做什么吃的喂茨木的小吞顺着声音走了过去。
“茨木,干嘛?把食发鬼放下好好说话。”
“热。剪。”
“先放下食发鬼。”
“嗯。”茨木把食发鬼放下然后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家挚友。
没事,挚友一直都会有办法的。
小吞摸了摸茨木这头软软的头发……
谁舍得剪啊!
于是第二天大茨起床后小吞又多了一个任务,给茨木绑高高的马尾。

神乐家的茨木也是这样的,头发多啊,热啊,脖子后面都起痱子了。于是他找到了自己家的拉条扛把子,食发鬼哥哥。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食发鬼看着自家软萌软萌的少年茨,心想,我要是把这头发吃了,酒吞不得怼死我啊。
也没处下口啊。
食发鬼是拒绝的,而且内心充满绝望。
二吞正巧路过,看见茨木眼中冒着小星星看着食发鬼那个死给,有点吃醋。
“茨木,怎么了?”
“吞吞。”茨木哒哒哒跑到二吞身边,“头发长,热死了,脖子后面痒痒的。”
二吞把茨木的头发撩起来,发现茨木白净的脖子后面长出了一堆红色的小痱子,心疼得不行,但是又舍不得剪茨木蓬松的白毛毛,于是把自己头发上的皮筋拿下来给茨木绑起来。
茨木甩了甩自己的马尾,笑了,然后抱住二吞“吞吞最厉害了。”
二吞揉了揉茨木的脑袋,又把茨木带到自己房间里小心地给茨木摸了摸痱子粉,无视了自己被闷得想死的脖子。
后来二吞自己用指甲把头发削了,四面剃光,脑袋上留着一个小揪揪。
大吞也有这样的烦恼,于是他向别人家的姑姑学了一个技能,盘头发。
你见过绑着一头脏辫的酒吞吗?
神乐感觉特别辣眼睛,但是耐不住脏辫真的凉快啊,而且茨木还感觉这样的挚友很帅。
当茨木在跟大吞抱怨头发太多,热的时候,大吞瞬间就把指甲剪了然后给茨木绑了一头蜈蚣辫,然后再把辫子盘成一个丸子,用一根樱花枝固定好。
大江山洗剪吹,欢迎茨木。
除了茨木概不接待。

PS,终于又更新了啊,不容易啊!

评论(13)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