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章节可能有点虐
我也不知道写了什么。
茨木不软弱,不然你自己带入一下,你自己想想你能做得到吗?
算,ooc算我的。不喜欢点叉叉。

茨木将试剂注入后,努力打气精神看着酒吞,看实验有没有成功,但是,他已经一个周都没好好休息,头脑胀痛着,忍不住,趴着睡着了。
茨木是被冷藏箱中一阵咚咚咚的敲击声吵醒的。
他睁开眼,发现冷藏箱中,不再是他熟悉的爱人,而是……一个怪物。
那个东西,可能只能称为怪物吧。
它长得很像一个很大的葫芦,却长着两张满是利齿的大口,两张大口都长在大一些的那个葫芦上。葫芦外面长着如同人类肋骨一般的甲壳,上面沾着不明的淡绿色液体。
它不停地顶着玻璃,像是疯狂地想要逃脱。
完全没有一点理智。
这……是酒吞?
茨木将手贴在玻璃上,发现那个怪物不断地顶着有茨木手的影子的地方,不断地动着两张口,像是要将茨木的手整个撕扯下来一般。
果然,只要变成僵尸,第一形态根本不会有意识啊。
“酒吞?”
没有任何变化。
于是茨木按照笔记上所写的,出去寻找酒吞的食物。
他来到了一个墓地,找到了一个看起来还比较新的墓地,向墓碑鞠了一个躬。
对不起,谢谢。
茨木一边挖着坟墓,一边心中想着,如果没有那本笔记,酒吞估计也是这样,被放在这样的墓地里。
因为酒吞的存在,才让自己从从前冷漠的样子改变了。
他在酒吞病倒的时候,认识了许多人,同时,他也想了很多。
死去的人都曾经被人爱过,有人因为他的死而哭泣过,所以……
酒吞的重生如果需要借助他们的力量,自己没有理由不感到感谢,也没有理由对他们的亲人不抱有歉意。
他挖开一层层泥土,撬开棺材。
茨木曾经只是个普通的程序员,从没见过这样的场景,他屏住呼吸,忍住呕吐的欲望,靠近了那副尸体,狠狠心,按照解 剖 书上的,将那个死人的脑/挖了出来。
他将那颗已经死亡很久的大脑放在塑料袋里,然后将棺材合上,把土埋回,走向下一个坟墓。
一个下午的时间如同一年一般漫长,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茨木还是心里有些难以接受,却继续做了下去。
晚上,茨木带着全身的污秽回到研究所,看着那个陌生的生物,有些怀疑自己的举措是不是正确的。
但心中的那份执念,在心中单纯的,想要和那个人简简单单过一辈子的愿望是那么鲜明。
茨木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污秽。
鼻腔中残存着腐烂的味道。
他放弃了思考,叹了口气,从塑料袋中拿出两颗大脑,放到一个铁做的食槽里面,放入做好的试剂,然后倒到了那个冷藏柜里,那个装着他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的冷藏柜里。
茨木不想看见那种画面,转身进厕所将身上的衣服扔到角落,靠着墙,打开花洒,任由水浇湿自己。
血块,泥土,不知名的浑浊液体从茨木身上冲走。
茨木盯着墙面,叹了口气。
热水蒸腾的水汽模糊了眼前的光景。
他的脑中无法抑制地想起了曾经的时光。
冬天,两个人一起行走在马路上,酒吞总会将手伸到怕冷的茨木的大衣口袋里,给里面塞一块软宝宝;一起买东西时,酒吞总是会带着无奈的表情看着在两瓶价位不同的同种调料中纠结的茨木;做饭时,酒吞总会会靠着墙,不说什么,只是看着在厨房忙碌的茨木;睡觉时,两个人总是双手紧握,尽管酒吞嘴上说娘炮死了,却每次都没放开过……明明只是些平凡的小事情,却在茨木心中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象。
茨木伸出手,看着手上带着血迹,泥土和尸液的污渍,最终忍不住吐了出来。
以后,难道没办法再回到原来的生活了吗?
只是,想再见他,想和他永远在一起。
无论如何……
当茨木在浴室中洗澡时,在冷藏柜中的那颗葫芦已经吃完了他的食粮,依旧企图离开那个冷藏柜,可是再次失败,它撞了一整天,玻璃柜没有一丝变化。
它似乎放弃了,停了下来,从嘴中吐出一些透明的胶体,在冷藏柜里做了一个茧,把它自己包了进去。
茧慢慢凝固,变成一个白色的固态的外壳,让人看不见里面的变化。

距离酒吞重生,还有四个月。

评论(1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