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r18肉哦!!!
人鱼傲娇收藏癖吞X船长茨
至今最长的一发完。
完整版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91458088006811

茨木像是平时一样,站在夹板上,赤裸着上身,手上拿着望远镜,看着远方的海平线,盯着那里漂着的一个黑点,笑得一脸邪魅,望远镜后的金色眸子中写满了对战斗的欲望。
“有票大的!全速给我撞过去!”
一阵乱七八糟的口哨声,脚步声,叫骂声伴随着笑声,一群长得五大三粗的汉子一个个都兴奋了起来,他们面前的是一艘贵族的船。
他们一个个眼中都写满了欲望,贵族的船上,黄金,珠宝,女人,物资,要什么有什么。
对于茨木而言,他感到兴奋的,是贵族船上先进的装备,船队上的护船军人。
战斗,才是他所渴望的。
血液,荷尔蒙的碰撞,生与死的渴望,征服与被征服的抗争。
这才是他想要的!
他背上他的爱枪,拔出他的爱刀,舔一舔被太阳灼烧得干裂的嘴角,眼中充满了战斗的欲望。
炮声,枪声,尖叫声,叫骂声,诅咒声,呻吟声。
茨木在人中杀红了眼,身上沾满鲜血,自己的,或别人的。
血液染红了附近的海水,所有人都没有发现,在这条船附近,出现了一群凑得十分近的鲨鱼。
这是很奇怪的,因为鲨鱼并不是群居生物,而并不是同种的鲨鱼就更不可能凑在一起了。
柠檬鲨,大白鲨,姥鲨,灰鲭鲨……各种种类的鲨都聚集得极紧凑,就像有人指挥着它们。
没人注意到。
就像没有人发现在这些鲨鱼中有一抹鲜红的影子一般。
像血一般,不,比血还要鲜艳。
只是在血红的海中,在一群代表死亡的鲨鱼中央,有血的颜色似乎也是合情合理的一件事情。
骤变发生在电光石火间,大海突然呼啸起来,浪无风自己翻滚了起来,在瞬间巨变的自然面前,所有人都停下了争斗。
包括茨木,他见过无数次暴风雨,感受过无数次大海的咆哮,但每次他都感觉那就如同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孩子在玩弄他们的船一般,强大,却不能让他驯服,他渴望的,时那种力量和心智一样强大的存在。
就像这次血红的海啸给他的感觉一般。
他对着铺面而来的海啸大声咆哮着
“支配我吧!!!毁灭我吧!!!我把我的生命给你支配!!!”
每错,这才是他想要的!
这才是他出海的意义!
他希望的,是从身心完完全全地被征服的感觉!
没错!
支配我吧!
茨木将武器扔到地上,伸开双臂,像是要迎接,拥抱他的征服者一般,眼中写满了欣喜。
他睁大了双眼。
在被海浪吞噬的前一秒,他似乎看见了一双冷静地注视着自己的紫色眼眸。
然后,他就被海浪吞噬,被倒下的桅杆打晕,失去了意识。
在所有人被海浪吞噬后,酒吞放任自己的宠物鲨鱼们去四处找自己的食物,然后一拍自己艳红的尾巴,游到正在沉没的船那边,灵活地从窗户钻进船内,环顾了下四周,思索了一下,发出一段短促的超声波,然后一只大白鲨就游了过来,但因为身子太大无法游进去,只能按照酒吞的要求在窗外漂着,长着大嘴。
然后酒吞一下子伸手将那只鲨鱼嘴中卡在牙缝中的一个被他折起来的袋子拿出来,然后让那只大白鲨接着自己一条鱼玩去。
大白鲨委委屈屈地游走了。
每次主人挑收藏品都不让我跟着QAQ……
嗯……这个贝壳不错,这个东西很奇怪,有收藏价值……嗯,这只手……嗯?
酒吞抬头一看,看见的正好是茨木,他的手已经被桅杆卡得死死的,白色的长发随着水波飘荡,闭着眼睛的整张脸满是平静,看着很是好看。
嗯,好看,带回去吧。
酒吞思考了思考,发现茨木的手根本拔不出来,就伸手将茨木的手臂从上臂处切了下来,然后抱着茨木浮上了水面。
刚浮上水面,酒吞看着这个新的收藏品,很是满意,嗯,蛮可爱的,还暖乎乎的,不像那些沉在水里的人,放着应该很好看。
他刚刚准备将茨木拉开一点看,茨木就被一股奇怪的力撞到了肚子。
那只傻乎乎的大白鲨闻到了血腥味,一下子就向上顶,结果才发现那是他主人,没刹住,就一脑袋撞到茨木的肚子上,谁知这股冲力正好让茨木肺中的水全部被顶了出来。
“咳咳咳咳……”茨木一发出声音,酒吞就一尾巴甩开了那只大白鲨,一脸嫌弃,然后摆摆尾巴就准备回去,结果他发现刚刚一游到水下,他的收藏品就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一点都不好看,一直流血的样子也有悖自觉的美学,于是他就浮上水面,用手在自己手上割了一个口子,让茨木将自己的血喝下去,不久,茨木身上的所有伤口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
人类还是蛮麻烦的,算了,看在你是我第一个人类收藏品的份上,原谅你了。
在茨木喝下酒吞的血后,酒吞就又发出一串超声波,让自己的鲨鱼群回来,然后让他们挤在一起,变成一个平台一样,然后自己和自己这趟的收藏品一起打道回府。
当茨木醒过来后,发现自己身在一个洞穴中,洞穴中有一块很大的地方,上面堆满了杂物,小到茶杯,大到救生艇,几乎船上有的,这个洞里都有。
而洞中有一条看起来很深的渠道通向大海。
呃!我的手?!可是身上没有任何伤口。
模糊的记忆涌回脑袋,战斗,海啸,桅杆……
然后发生什么了?茨木看着这个奇怪的洞穴,看着面前的这篇海,皱了皱眉,犹豫了一秒,然后下水向洞穴外游过去。
只有一只手的不适应感让他呛了好几口水,却试了几次就能勉强适应了。他游出洞外,看见的,是他人生中见过最神奇的画面。
酒吞身边围着一群鲨鱼,而酒吞正在百无聊赖地玩海浪,开玩笑一般将几只鲨鱼卷到海水中,然后控制着海浪将鲨鱼推出去,或者扔出去,被玩得鲨鱼还挺开心的样子,被拍远,又屁颠屁颠地游回来。
好强大……
今天的海啸,就是他制造的吗?
好强。
茨木无言地看着前方的酒吞。眼中写满崇拜的狂热。
吓得酒吞手一抖将海浪扔太远,被卷到海浪中的大白鲨又不知道到哪去了。
酒吞转过头,看他的收藏品居然跑到了外面,很是生气,还瞪我!于是酒吞就不失气势地瞪了回去。
然后瞬间游回去,一把拽住自己的收藏品回到了自己的洞穴中。
然后酒吞将茨木一把放在洞穴中的陆地上。
“收藏品就该乖乖待着!”
酒吞用超声波喊到,然而,他不知道茨木一个普通的凡人是不懂那些东西的。
于是他比划了半天,甚至还动用上了自己的尾巴,向茨木表示“不许动”的话,然而茨木理解成了这只人鱼让他把这个洞里的东西收拾一遍,于是他很乐意地点了头。
茨木天生对强者有种强到不行的崇拜感。
偶像让我干啥都对!
于是当酒吞带了些吃的回来后看见茨木把自己的收藏品搞得都特别整齐干净时,还是很满意的,于是就心情很好地将一条金枪鱼给了茨木。
茨木用酒吞收藏的一把小刀熟练地处理了那条鱼,放在一边,然后找能烧火的东西。酒吞满是好奇地看茨木做着这一切。
在茨木升起一团火烤熟鱼肉,并给了自己一块时,自己还是被这种居然不会有苦胆味的鱼肉味征服了。
虽说还是生的好吃。
于是在那天之后,这一人一人鱼就变成了一种很微妙的稳定的关系。白天茨木醒过来,坐着鲨鱼和酒吞出去到处转悠,同时负责处理食材给酒吞吃,看视酒吞心情还时不时要伸手喂食酒吞。
这种平稳中带着刺激的生活让茨木感到很惬意,虽说他们之间的语言不通,但是两人之间的默契越来越好,很多时候酒吞一个手势茨木就能懂。
而……这种情况再三个月后改变了。鲨鱼们的繁殖期到了,整个群体就剩下茨木和酒吞。
而……那时,酒吞的发/情/期,也到了。
……
……
……
饶是海盗的体质一直很好,茨木还是顶尖的海盗之一,第二天茨木也难受得感觉全身像是被拆开了一样。
根本动不了,生无可恋JPG
这时,茨木看见酒吞从水中一跃而起,全身带着水光,手里还抱着一堆自己最喜欢的水产品时,突然就感觉好想也不是不能原谅他。
酒吞划开自己的手腕,将自己的血喂给茨木,不过多久,茨木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好了一些。
跟条人鱼过一辈子也感觉还不错。
茨木这么想着。

小剧场一
到了秋季冬季,鱼类都开始疯狂地吃,为了给自己囤积能够过冬的脂肪,包括酒吞,酒吞一天要吃五小堆能够茨木一天消耗的鱼,而且平时能不动就不动,养膘。
然后,酒吞本身块块分明的腹肌上就长出了软软的小肚子。
茨木可喜欢在酒吞在陆地上跟咸鱼一样趴着养膘的时候去又捏又揉酒吞的小肚子了。因为,凉凉软软的,摸着揉着特别有快感,枕着也特别舒服。
搞得酒吞常常跟自家鲨鱼抱怨,那家伙特别喜欢我的肚子,我感觉他喜欢我的肚子多过喜欢我这条鱼。

小剧场二
酒吞是教科书一般的标准傲娇,而自己却不自知。
老是和自家鲨鱼抱怨茨木吃的多,做的事又少,却从来都找茨木最喜欢吃的鱼和吃的,甚至有次因为不知道茨木到底要什么,直接弄沉了条船然后拽回来,让茨木找。
事实上茨木只是想吃橘子了。
结果酒吞干脆就把一条运食物的船带回来了。
茨木偶尔会想起之前坐船的感觉,自从被酒吞带到这里来后,出行都是靠鲨鱼或者酒吞驮着,自己有时候想会不会太麻烦,干脆自己坐那条救生艇然后让条鲨鱼拉着不就行了?
可是酒吞每每看见茨木盯着船看就特别生气,那一天都会撇着脸。
明明嘴上说着不喜欢不喜欢,但是只要茨木有一点点向往人类世界的样子,酒吞就不开心了。
明明都是我的东西了。干嘛还要向往那些弱小的人类?
哼,反正我是不会把我的收藏品放走的。

评论(32)
热度(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