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饼,短小ooc。
下章完结。
不喜勿喷。

原本在第一眼见到勇利时,joe以为自己对这个精英的家犬最多只有征服欲,只要打败了他自己就不会想和他有更多联系。

但是越与勇利接触,joe对他的感情就更加深邃。惊艳,羡慕让野狗产生想与勇利站在一个舞台的决心,而越与勇利接触越被他的高傲与正直吸引。

在一次次相遇中,joe与勇利逐渐变成惺惺相惜,在与他的对战中,那场舞蹈远不只是一场比赛,那更是他们灵魂交融的时刻。肉体无论产生多少痛楚,在那时就算打断了牙齿,血蒙了眼睛,也是快乐的。

但是joe是个在表达情感和发觉自己心意这方面没那么聪明的家伙,他只是想做自己喜欢的,能让自己快乐的事情,于是他也没想什么,就带着慰问品去医院探望勇利了。

站在病房门前,joe后知后觉的想起病人似乎都应该静养,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我就待一会儿,应该不会打扰到他静养。』这么想着joe还是抬起手敲了敲病房的门。

“请进。”传出的声音也与虚弱沾不上边,这让joe心里放心了不少。

床上坐着的勇利看起来和平时没有非常多的区别,只是病号服下的手臂绑着绷带,手背上还贴着医用胶布,似乎刚刚输完液。

看见来的是joe,勇利还难得得有些惊讶。

“我还以为你要过段时间才会有空过来。”

“嘛,说实话最近确实挺忙的,今天下午正好有点空闲,就很想过来看看你,看你还挺精神的我就放心了。”joe径直走到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把带来的水果和一把野花放在床头柜上。“贫民窟没什么高级的东西,幸夫他们听说我要过来看你就摘了些花给你。”

“谢谢,很漂亮。”勇利把床头柜上的野花拿到手中,看着那些白色的小花,嘴角勾起了些许弧度。

而joe却看见勇利在伸手时手臂和手指会小幅度地颤动。

“你情况怎样?”joe拿起一个苹果顺手开始帮勇利削皮,似是不经意一般问到。

“手臂神经在被移除机甲后打比赛时受到了一些损伤,膝盖磨损严重,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了路。”

“这样啊……”

“但我在与你的比赛后,对拳击就没有遗憾了。”

joe听到这话后削苹果的手停顿了一下,后又带着满足一般地笑了,“这么说来,我也是啊。”

“我们真是幸运啊。”

当幸夫他们晚一些带着南部也来看望勇利时,就看见那两个全身伤痕还没好的家伙在那一边凑得很近地说笑着,一边吃着joe削好的苹果。

“真是青春呢……”南部大叔就像是看见了一样还一脸感动。
而幸夫总感觉这两个人之间男人的羁绊好像形式有点奇怪。这种感觉在发现勇利的苹果都是joe削成小块用刀尖戳着送进勇利嘴里时就更明显了。

其实joe也没想很多,就是感觉既然勇利手不方便就直接帮他一把嘛,反正也不麻烦。

勇利也是为了不让joe的好意白费,很配合的张嘴,也并不感觉很奇怪。

反而搞得幸夫一个小孩用一副看狗男男的眼神看着他们。

当joe基本上忙完了magelo box的事情后,他就开始天天往医院跑,就像那是他家一样。

毕竟很少人能那样幸运能遇到一个与自己意气相合爱好相似的对手,而当这种对手关系消失后,这两个人就比任何人更加容易变成一种灵魂伴侣一般的关系。

joe总感觉在勇利面前自己相当的放松与安心,就像他曾说的,在勇利身边,总感觉无论到哪都能走下去。

而勇利也是用全身心信任着joe的,包括把家里的备用钥匙也给了joe,放心让joe照顾自己的狗,甚至在joe帮他复健后闭着眼睛身体都能清楚的辨识出哪个是joe。

他们两人都清楚这种关系已经比朋友这条线要深了不只一点,而让他们关系真正变化的事在勇利出院后才发生。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