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还是没写到肉。就是如此短小,你打我我就不写了。
_(¦3」∠)_
明天到肉。

酒吞感觉有些躁动。
可能是因为今天的神酒有些太浓烈。
可能是因为茨木又坐在樱花树下睡着了,而且衣冠不整。
可能是因为茨木还靠着自己的肩膀,睡得香甜,手还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酒吞揉了揉茨木的脑袋,叹了口气。
作为一个真·认真纯情alpha,酒吞不想在没有同意的时候将人标记。
特别是这个家伙。酒吞将茨木的头发撩到他的耳后。想好好对待他。
……
“哈?!这都没撩成功?!”三尾狐看着面前一脸蠢萌的茨木,恨铁不成钢地戳了戳他的额头“你还是不是omega啊,正常的alpha都是鼻子的奴隶,下半身思考的傻瓜啊!你又放信息素又靠在他身上,还摸腿,怎么可能撩不着?”
“挚友果然不是一般的alpha,冷静睿智得可怕。啊,好想被他支配啊。如果是他的话,将我这幅身体全部奉上我也心甘情愿。”
看着茨木这个样子,三尾狐捂住额头,叹了口气“你跟他说过你的心意了吗?”
“一天说好几次,请吾友支配我的身体吧!这样的话都说了好多次了。”茨木歪着头思考着“为何挚友还是不肯支配我呢?”
作为茨木色诱术的师傅,三尾狐思考了一下,说,“干脆给记直球好了!”
“怎么说?”
……
“酒吞童子,请你标记我吧!”
“噗!!!”酒吞被茨木的这句话吓得一口酒喷了出来。
“不愧是吾友,连喷酒的样子也这样霸气十足!”
酒吞连茨木不着边的夸奖都不吐槽直接抓住了茨木的肩膀,说,“喂!你知道什么事标记吗?!”
茨木看着酒吞点了点头“知道啊。”
酒吞愣了,又问到“那你知道被标记意味着什么吗?”
茨木看着酒吞又点了点头“知道啊。”
“那你知道被标记要做什么吗?”
“知道啊。”茨木一脸认真地说“不就是要让挚友的大**插到我的*花里然后咬我脖子后面的腺体吗?”

评论(19)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