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能不能有点身为omega的自觉……这么没防备地在本大爷面前……啧……”
酒吞看着面前的茨木,面色微红,靠着樱花树睡着,身边散发着淡淡的梨花味的信息素,混杂着神酒的味道。
啧……
这家伙……
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诱惑我?
艹。
酒吞对这个一直追着自己的omega完全没有办法。因为他一直强得像个alpha,又热衷于和自己打架,吹捧自己。和常见的战战兢兢的,弱小软弱的omega完全不同。
还满嘴骚话……酒吞捂着自己额头翻了个白眼
他妈的什么叫“请吾友支配我的身体”
这家伙真的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吗?我敢打赌这个妖怪连alpha,omega之间的区别都不知道……从小一个人长大也没人教……懂得什么是标记,什么是灵魂绑定?
满脑子就知道打架,变强,和吹我。
妈的!那么喜欢吹我,不知道这么很挑战我忍耐力吗?
“唔……挚友……”茨木吧唧了吧唧嘴,嘟囔了句梦话。
酒吞无奈地亲了下在樱花树下熟睡着的茨木,将茨木发上的花瓣轻轻抚下,找了条薄毯给茨木盖上。
傻帽儿,别动不动就撩我,你会被艹的。

PS,还没写到肉

评论(9)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