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配合上一章一起看才有虐感。
要是我能写出一种让你们感觉酒吞好可怜啊,心疼,莫名被虐了一把,有点泪目等的感觉,那我就赢了。

那张熟悉的脸庞,思念了四百多年的人……
茨木……
茨木在上班的路上,看见一个如同谋杀现场的场景,不知道为什么就一脚踹了上去。
“喂,他都快被你掐死了!”茨木踹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看向自己的时候突然就愣得跟个木头一样。人也不杀了。
“喂!那家伙干了什么?你要杀他?”
那个人像是失去了意识一样。只是傻傻的,看着茨木,嘴里喃喃着“终于找到你了……”
茨木感觉自己真是手贱,不,脚贱,惹上了这么个大麻烦。
“喂!你怎么了?要掐那个小孩。”
这时酒吞才回过神来,说“他偷了我的东西。”
“唉……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茨木蹲到地上,看着那堆东西,翻来倒去地看着。
真的是他……茨木童子,我终于找到他了。
再也不是回忆里的那个影子,而是,真真实实,就和我之间只有一个手臂的距离……
酒吞沉迷在这个瞬间中。
这个瞬间,他等了四百多年。
为此受了四百年的苦痛,没有放弃过。
只为了,这一瞬间……
“唉!我还以为有什么呢!不过就是一点钱和几根破头发,有什么好着急上火的?”茨木一直都是个嘴比脑子快的家伙,说完才发现自己说话可能太伤人了一些,毕竟人家为了这点钱都能掐死人。
应该很穷吧……真惨。
茨木把钱捡起来,塞到那个男人手里,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要迟到了……
赶快站起身,准备走。
而酒吞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时的激动在茨木说出“几根破头发”时,消失了。
他……真的是茨木吗?
没有茨木的记忆,不在迷恋我,这,是我的茨木吗?
钱被塞到了手里,而那个最珍贵的记忆,还被扔在地上。
茨木站了起来,却被那个奇怪的男人拽住了。茨木莫名感到从两人的接触面那里传出了一直异常难受的感觉,啪得甩开了那个人的手,语气不善地说,“不好意思,不要碰我,我不喜欢被别人碰到,有什么事情吗?”
他转过头看了酒吞一眼,就这一眼,让酒吞放开了手。
他的确是茨木童子,这个眼神,我认识,他在上一世也有这样的眼神,那种藐视,鄙夷的表情。那种之前永远不会对我展现出来的表情……
茨木揉着自己的手腕时,酒吞开口了,像是很艰难地说了一句“至少,让我知道你的名字,和能在哪找到你。”
至少……不要再让我跟丢你了……
“为什么?”茨木很自然地回了一句,看见了对面男人瞬间变得不可置信,又无比受伤的表情,心一软,说了一句“我叫茨木童子,别跟着我了。”然后转身跑入了人流中。
因为那个人的表情实在太过悲伤,像是包裹着一个世纪的痛苦。如同不告诉他就像是会将他杀死一般。
酒吞将地上的头发捡起,看着茨木离去的方向,突然感觉有些呼吸困难,400多年的痛苦,绝望似乎在这一瞬间爆发了。从没哭过的大妖有些眼角发热。
他早就把你忘得干干净净地了。你不是知道的吗?那些对你最珍贵的回忆,那些不能忘却的事情,对于他而已,只是几个与自己无关的破烂。
大妖看着天空,有些微微哽咽,这么多年,为了再见到他一次,我被撕碎过,被蹂躏过,那么多次的面临着死亡,要是死亡能见到他,再和你在一起,我又怎会害怕死亡?
可是死亡不能,那只能给我更深的绝望,无边的黑暗,不能见到他。
好痛,毒已经进入骨髓了吧,这种遍布全身神经的痛感。
好疼……
什么时候,我变得这么弱小了?
他喜欢的是强大的我,坚持着,冷静,有毅力的我。
冷静下来,只是一次被拒绝了而已,至少我找到他了。
在那之后,酒吞就天天在那个街口等茨木,而茨木不断地躲着他,就像当年的酒吞和茨木,只是角色对调了。
酒吞一直没有放弃,但却也没有任何进展,如果他跟在茨木身后,会被茨木用伤人的眼神瞪着,直到自己不再跟上来。而只是看他一眼又感觉不够。
后来,酒吞在路口时看见茨木非常热情地对待一只猫,脸上还洋溢着他许久没见过的笑容。
好想近距离看见……
酒吞脑袋里有一个点子冒了出来,而他,唾弃了下现在的,一到茨木问题上就毫无底线的自己,然后变成了猫的样子,在茨木下班时必定会经过的路上等着。
茨木一看到附近有一只猫就兴奋了起来,他蹲在地上,伸出手,想让猫过来找他,而酒吞也非常乐意,飞快的跑了过去。
“好漂亮的猫,眼睛的眼色也真是少见的漂亮。”茨木看着面前的这只猫,露出了笑容,让酒吞不自觉地看呆了。
你好看。他想这么说,但,他现在只能发出猫的声音,于是他想说的话,无论是什么,最后都只是一个单调的,“喵。”
“别叫了,乖……”茨木将手抚到猫的头顶,揉了揉猫软软的毛发。
我好想你。
“喵。”
想见到你。
“喵。”
你的愿望我实现了,所以我来找你了。
“喵呜。”
我好喜欢你……
“喵……”
茨木第一次见到盯着他不停地叫的猫,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说“抱歉了小猫,你说什么我也听不懂啊。”
对,他听不懂……那我还这样一直说,有什么用?
没用。
茨木顺着猫的头摸下去,摸到了酒吞后背。
茨木的手,好温暖。酒吞低着头,感受着这难得的温柔。转世后的茨木不认识自己,每次看到自己只是躲,就像是当年的自己看到茨木一般……
不知道为什么,背,突然疼了起来,酒吞不自觉地抖了抖。
“不想被我摸是吗?好,我不动你了。”茨木感受到手下猫咪的颤抖,以为猫很不喜欢被自己触碰,于是拿开了手,站起了身,向家的方向走去。
而酒吞看着茨木的手越来越远,心里狂啸:不是的,不是!而茨木已经开始往回走了。那个背影那么大,向前走的步伐那么坚定……
酒吞立马跟了上去,一直和他走过了拥挤的马路,车水马龙的商业街,安静的小巷,终于,茨木在一个看起来很老旧的居民楼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酒吞,说,“跟了我一路看得出你很喜欢我啊,可是我也没办法养你呢,毕竟我还有一大家子要养活呢。”说完,茨木就进了门,将门在酒吞面前关上了。
一大家子?
茨木,已经成家了?
一大家子,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
而且酒吞想起了茨木刚刚说起家人时脸上幸福的表情。
我,终究还是来晚了。
茨木门前,有一只坐着的猫,安静的,一动不动的,留着泪,泪把脸上的毛打湿,可,任何人都不会在意。
终究,还是晚了。

PS,才发现这里可以当做be的结尾诶!唉!太困了,不行了,脑子都不够用了。所以这章质量没有特别高。
晚安。
其实说实话,写那几个喵喵喵时,自己有点微微的被虐到

评论(19)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