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更新得这么晚,估计没什么人看吧。
算是我还比较满意的一更。
今天写便当很有感觉呢。而且明天上午没考试,所以决定今夜两更。想看后续的……如果有的话明天上午看吧。大晚上等我更完都很晚了。
日常ooc算我的。
PS,此章配合阿黛尔的hello食用更佳,因为我是听着写的。

挚友哟……你如何会如此狼狈?是因为那八岐大蛇吧。
细小的白蛇蹭着倒在地上,满身血污的酒吞。
挚友,你终于准备站回鬼族顶峰了吗?将大蛇讨伐,然后将圣物从神兽肮脏的指爪中拔出,然后将他们埋到神山中。
这样,就能昭告天下,挚友又变成了鬼族唯一的王了。
那样我的夙愿也能了了。
“你长得,倒是很可爱。”
这个姿态居然会得到挚友的赞扬。呵……可是我茨木童子没办法长久地陪伴你身边了。这只是我的最后一丝留恋世间的魂魄。很快就要回归冥界。
但愿400年后,我的转世能遇到挚友。
即使是一个擦肩。
即使我来世不认识挚友。
能让我看见在鬼族巅峰的挚友的姿态。
那我也满足了。
纤细的白蛇在酒吞昏迷时变成了一个半透明的鬼魂,那鬼魂伸出手轻轻抚去酒吞面上的血污,在酒吞的嘴角落下一个小心翼翼的,如同羽毛一般轻的吻,然后……
消失了。
挚友,再见。
……
酒吞认为只要做完那一堆任务就已经将所以最困难的任务完成了。
他错了。
酒吞童子,一个强大的妖怪,在第一次踏入人类的车水马龙的街道时,感受到了多年来从未感受过的,无助。
这是一个与他意识中完全不同的世界。
这是一个与他格格不入的世界。
他突然感到了深深的绝望,这样多的人,我如何才能找到你,茨木童子。
这时,一只与城市街道格格不入地幽蓝色冥蝶与酒吞擦肩而过,引导着酒吞向前,他跟在冥蝶后面,走进了一栋大厦,爬上了这座大厦的第四层。
那里,是冥府在人间的事务所。在那里站着冷着脸的判官。
“你把东西丢在冥界了。”判官将把一个大公文袋递过去,咬着牙说,“阎魔大人说让冥蝶领着你去荒川之主那里,他会教会你人界的生存方法。”
酒吞刚要接过那个纸袋,却被判官抽了几笔,掐住了脖子。
啧……本大爷这些年留下的伤已经让我都能被这样的小角色掐住了吗?
酒吞瞬间将判官制服,拿过那个公文袋。“你发什么疯。又打不过我。”
“因为你,阎魔大人!”判官咬着牙,想起某次恶鬼趁自己没注意伤了阎魔,而阎魔面具后露出了的半张脸。“就是为了帮你,阎魔大人反抗了命理,才!!!”
“行了,判官,无需多言。酒吞,把妾身重要的属下放开。”阎魔不知何时出现,坐在了办公桌后,穿着一身职业装,却带着遮着半面的银色面具。
“阎魔?”酒吞看着面前的阎魔,心中产生了无数疑惑,却没能问出口,就已经被阎魔打断。
“冥蝶已经飞走了。酒吞,这是妾身帮汝的最后一次,记住,汝欠着妾身一份很大的人情。再不追,冥蝶可是会消失的。”
酒吞表情微妙,看了一下帮了他许多的阎魔,终是转身离开,留下一句“人情我一定会还。”
酒吞跟上冥蝶,穿过各个街道,收到了各种各样的人类的注视,嘲笑,400年前的酒吞一定会把那个人类杀死,可现在的他却没有那个闲心。
他的一颗心都扎在那只拍打着双翼的蝶上,酒吞能感受到,那只蝴蝶在将他与茨木之间的距离拉近。
人类的街道一条条从眼前穿过,肮脏的乞丐,西装革履的白领,诡异邪笑着的小混混,一一从酒吞身边擦肩,而酒吞的眼前,只有一只蝴蝶,而酒吞的心中,只有那个人。
那个会笑着叫他挚友的人,那个被他负了的,最终躺在床上变成冰凉尸体的他。
背后的伤口又开始感到刺骨地痛,却不全是因为蛇毒。
那种疼,深入骨髓,在骨头的缝隙中扎根,将酒吞的全身包裹。那种苦,让酒吞含在嘴里翻来倒去感受了四百多年,却不敢吐出口。
那种痛,叫悔恨,那种苦,叫思念。
是的,实在是太过想你。
如果能早一点,早一点点说出自己的心意,是不是还能看见你的笑容。如果能快一点,快一点点拥你入怀,是不是,我们就不会错过这么久?
只是,我永远慢了。这一世,我有没有赶上你?
你追随了我多久?我记不清了,满脑子都是你的回忆。你似乎永远都站在我的身后,永远在追随着我。
这一次,换我来寻你。
……
酒吞在荒川之主那里学习了如何融入人类生活,用了五年。
这五年时间,酒吞也从没停止过在茫茫人海中,寻找茨木童子的身影。
而在蛇毒发作,近乎绝望的夜晚,安慰酒吞的不是酒,不是月,能安慰酒吞的唯一的东西,是当时丢在冥府的,用茨木和自己头发做出的手环。
上面只残存着茨木微弱的气息。但,看着这一束银色的发丝,酒吞总能得到一些心里上的慰藉。
茨木,似乎已经成了酒吞执念的象征,无法释怀的回忆。
两束用发丝编成的细细的手环,支撑着酒吞,不被疼痛和巨大的绝望感压垮。
酒吞永远带着一个手环,而另一个,永远被放在手一摸,就能摸到的口袋中。
可一天,酒吞在一个人潮涌动的街道上,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再一次产生了无力感,在他再一次摸向自己的口袋时,手环不见了。
而口袋里的钱也一起不见了。
他四处环视了一下,从心底里冒出的怒气变成人类无法看见的狂气,在他看见一个在极速奔跑着的,身上带着一丝丝茨木气息的小孩时,冲了上去,他冲了过去,将那个小偷一把按在墙上,掐住了那个小偷的脖子,举到空中。
“还我……偷我的东西……还给我……”
他的表情变得如同失去理智的地狱恶鬼一般,吓得那个小孩哭了出来,路人都不敢围上来,因为酒吞身边太过恐怖的气氛,和嗜血的野兽一般的样子。
除了一个人,他看见酒吞即将活生生掐死一个男孩子的样子,冲了上来,一脚踹到了酒吞的腰上。
“喂,你快掐死他了!”
正在盛怒中的酒吞转过头看是谁活的不耐烦的人类胆敢这么大胆。
就这么一眼,酒吞就愣住了。
酒吞放开了那个小孩,男孩咳嗽了半天,将兜里的,东西都扔到了地上,然后逃命似的跑了。
是他……
我终于找到他了……
在这四百多年后,我终于找到他了……
我终于,赶上了。

评论(18)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