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三更啊!!!!!!
没有人夸我!!!!!!
_(:3」∠❀)_已经是一只废猫了。

“挚友。”
“茨木?”酒吞睁开眼睛,看见茨木对着自己微笑着,“你不是……”
“嗯?”茨木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怎么了?”
酒吞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难道……全部只是个梦吗?
“挚友?”
“没事。你没事就好。”酒吞长呼了一口气,将茨木搂进怀里,揉揉他的白发。“你不是一直想和我喝神酒吗?陪陪我吧。”酒吞将自己的额头靠在茨木的肩上,却突然发现怀里的茨木变得冰凉。
他猛得把茨木拉开,茨木苦笑着,脸上挂着两条血泪。
“太晚了啊,挚友。”他癫狂地笑着,沾着血的鬼爪扯着自己胸前的衣甲。“我好疼啊……好疼啊……又冷,又疼……”茨木瞪大着眼睛看着眼中写满恐惧的酒吞,绝望地笑着,“为什么你不看着我呢?要是你早点发现的话……要是你有一次没有拒绝我和你一起喝酒的话……”茨木缓慢地说着,慢慢地靠近着酒吞“我就不用死了啊……挚,友。”
!!!
酒吞瞬间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满头冷汗。
他坐起身,身后八岐大蛇的咬痕又冒出血液,让他疼得打了个颤,他伸出手,看着它在那里无意识地颤抖着。
“啧……”
他将手捂住自己的脸,深呼吸着。
本大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一个噩梦而已……
一个噩梦……而已……
一个事实……而已……
我怎么还有颜面去见他……
他在冥界喝下了孟婆汤,是已经不想再记得我了吧。
毕竟我伤他太多,负了他的一整颗心。
我,还有何颜面见他……
但,让我放弃,我真的做得到吗?
做不到。
就算真的没有缘分在一起,让拿我在他身边守着他也可以。
至少,我还想再见到他。
酒吞站起身,咬牙忍着身后的蛇毒和巨大的伤痛,将酒葫芦里面的神酒倒出,浇到后背上。
“啊!!!!!”酒吞发出像野兽一般的吼叫,神酒强烈地灼烧着伤口,将蛇毒用妖力逼出。做完这一切,他准备去找寻那传说中的四只麒麟,但突然想起什么一般,想找那只白色的小蛇。
“不见了……像茨木的白蛇……”
酒吞在附近找了找,也没能找到那只小蛇。只得作罢。
东西南北四所深山相隔非常远,而且,每到离麒麟有一定的距离后,酒吞就无法使用妖力快速移动,只能顶着神兽给的重压下一步一步以缓慢的速度前进,就像是故意拖延酒吞的时间一般,只要酒吞一准备休息,一阵诡异的风就会将酒吞吹会压力圈边缘,所以酒吞只能一次性一口气,不停歇地顶着压力爬上一座座神山,而且,爬上了后还要将护山神兽麒麟打死。
肌肉好痛,如同被撕碎又用水泥锁上一般。
好沉重。
每次挪动双腿就像是将腿重新撕裂,抬起千斤的枷锁一般。
啧……后背又开始疼,这种钻心刻骨的感觉……是毒没清干净吗……
已经能看见山顶了。那一堆,是麒麟吗?
哪一只是?
山顶上密密麻麻地站着一堆麒麟,每只麒麟脚下还站着六只长相丑陋的小麒麟。
被无数雷电麻痹,被无数风刃切伤,被无数火焰灼烧,被无数水柱击打。
酒吞依旧顽强地站着,活着,怒吼着。
在他终于将那四件宝物都拿到手时,距离他杀死八岐大蛇的时间已经过了416年。
只要,再把它们埋到富士山山底就好了是吗?
那座活火山。
当酒吞走到富士山山下时,那里已经被人类开发成了旅游区,只有晚上,他能进入,尝试着将着四件宝物埋入山底。
滚烫的沙石灼烧着酒吞的双手,热浪将酒吞的意志消磨。但他还是坚持着,不断的深入着,挖着。直到他终于挖到了一丝灵气,他知道,那就是山的心。当他终于将四件宝物埋进山底时,时间又不知不觉过了两年。

评论(20)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