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ooc一定是因为灵魂被封印了!
小学生文笔。嗯。总而言之尽我所能虐酒吞,虐酒吞,虐酒吞。(不过这章还没开始虐他)
这样也可以的话就进来吧。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万事万物皆有定数。
就算世间轮回,很多东西,还是不会变的。

近日,大江山中,酒吞收到了一封来着冥府的信。然而酒吞此时正喝着神酒,没有太重视。
“阎魔那家伙,什么时候喜欢起这么古老的通信方式了?”酒吞将飞信展开,把送信的冥蝶放走,只见到信上写着:“多关注茨木童子,不然汝终将后悔。”
刚将信看完,信就莫名奇妙被一阵蓝色的鬼火烧光了,变成一团不详的黑灰。
“啧……那家伙,什么时候起这么喜欢恶作剧了。”酒吞将灰倒在树根旁,想起上次与阎魔喝酒时的情形。
“为什么不跟他说清楚汝的心意?”
冥府的酒和阎魔的性子一般泼辣中带着柔意,酒吞简单地回了一句“本大爷和他不合适。”
“不会遗憾?”
“有什么可遗憾的?就算我不说,他也依旧会在我身边,赶都赶不走。”
阎魔将杯中酒一口喝干“唉,汝啊……总要到了失去才会珍惜。”
“我可以失去一切,只有那家伙,不可能会失去。”
阎魔看着面前那个傻子,叹了口气,将即将吐出口的话咽了下去,世间自有命,很多话,不能说。
“你当茨木童子的心是不会受伤的石头吗?”
……
酒吞到上满满一碗神酒,一口喝下,用手背抹去嘴角的酒渍。酒吞没有重视这封信,如同定数所写,也没有多关注茨木。
可能,再过一段时间吧,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跟他说。
茨木感觉最近很奇怪,每天总有一小段时间会突然从脊椎那边散出网一般的麻痹神经的感觉,同时眼前一黑,失去全身的力气。
就像他还是人类时吃不饱饭低血糖的症状。
他以为没什么,毕竟曾经要变强拼命打架时也曾这样过。
于是他如同平时一样,管理大江山,吹酒吞,被酒吞拒绝,跟酒吞约架,管理大江山,继续被酒吞拒接,管理大江山,邀请和酒吞一起喝酒,接着被酒吞拒绝。
后来,他发现,光是疑似低血糖已经不算什么了,过了几天后,他常常会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寒意,如同他还是人类时那种衣不裹体时在寒风中走动的寒冷。
他发现如何转动妖力让身体温暖起来都驱赶不走寒意。
过不了多久,胃疼,失血的眩晕,全身被暴打的疼痛接踵而至。
饶是像茨木这样粗神经的妖也感受到了,自己,怕是……
但是,他依旧踏着病体进行着他的日常,只是平日里对酒吞的拒绝已经钝化了的心似乎被病痛软化了,变得那么脆弱,几乎每次听见酒吞伤人的拒绝之语,心都疼得抖了一下。
只是……就算这样……心里还是抱着一丝丝的期待,是不是,下一次就能得到你目光的稍稍停留?是不是,只要我再努力一些,你就能发现我的异样,得到你的些许安慰?
茨木童子,时一个情感傻子,他在人类时知道人民都喜欢赞美,都喜欢夺取别人的东西,都喜欢别人送东西给自己,于是,他就只知道用赞美,用牺牲自己的方式取悦自己喜欢的人,用这样愚蠢的方式表达着自己最真挚的情感。
今夜,粉色的樱花树下,坐着的红发鬼王,看着自己的酒杯,里面飘着一朵被吹落的樱花。
明天吧。就明天。这份情感已经无法抑制了。最近他的声音中好像带着些许绝望。那种感情,让我不忍说出太过伤人的拒绝。但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无比伤人的话,是想最后倔强一次吗?最后的负隅顽抗。最后一次试图将自己注定不合适的感情掐断。
然而,还是做不到了。
已经忍到极致了。
今晚,这将是我倔强的最后一晚。
等到太阳升起的那一刻,我将不再压抑自己的情感。
再也不了。
……
酒吞不知道的是,茨木童子,作为一个由人化成的妖怪,始终是有寿命期限的。将死那段时间,他的妖气将变得弱到极致,以至于会把身为人类时的痛苦一一回想起来,然后在身体上展现出来。
如果此时即使注入了强力的妖力结晶,比如神酒,他还能成功的续命。
如果没有
……
他会虚弱至死
而茨木童子生命结束的时间。
就是今晚。
在酒吞决定告白的那天夜里。
“挚友,喜欢你实在是太累了……下辈子,呵,如果我有下辈子的话。我不想再喜欢你了。”
“所以,在我死前的这段时间,让我……”
“喜欢你最后一次吧……”

PS,下章开始往死里虐酒吞。唉,这章略短小,下一章开始,往死里虐。_(:3」∠❀)_我对不起我茨木小天使,让他这么疼。

评论(43)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