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吼吼吼吼吼吼,报社的小段子,一发完。
真的挺恶心的哦,但是也是真的齁甜。
现代梗,设定为两人已经在一起后同居。
PS,老妈子吞X中二吞吹茨木
ooc算我的。要砍要杀随你们便吧!!!

茨木现在难受得不行,那根本身长在他身上的东西现在弄得他异常难受。
那个脆弱的部位被它骚动着,刺激着,流出清澈的液体。
那种不算痛又不算痒的异物感,让茨木这个强大的妖怪感觉异常别扭,就算是用手指隔着一层薄薄的皮肤去揉弄,也丝毫减轻不了那种痛苦。
在这种万般无助的情况下,这个名叫茨木童子的妖怪必定只会向他寻求帮助。
“挚友……”
茨木的声音略带着些许痛苦。让酒吞放下了手机看了过去。然后,瞪大了双眼……
“茨木!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一直揉你的眼睛吗?!手上的细菌会进到眼睛里去的!”
酒吞走到茨木身边,一把抓住茨木的手,让它没有机会再虐待自己的眼睛。
“挚友……眼睛难受,我感觉那根眼睫毛在挑衅我!”茨木瞪着一双眼认真地看着酒吞。“他那么弱小的东西居然敢如此……”
“行了行了,闭嘴。”酒吞撑开已经被茨木蹂躏得有些红的眼皮,看着那只眼睛。“我给你吹吹。”
听到这话,茨木一下子就变得乖巧得像大型犬科生物一样。
酒吞将茨木的眼皮撩开,向里吹了吹,茨木的眼皮条件反射地颤抖了几下,本身有些血丝的眼睛里面分泌出一点眼泪,这让这只平时中二又骄傲的大妖看起来有些脆弱。
“好了吗?”
“没出来”
“呼——呼——”
……
酒吞吹了半天,茨木的那根眼睫毛还是出不来。酒吞看着那根固执的眼睫毛,心想,这玩意跟他主人性子一毛一样。不禁叹了口气,“坐下,我去拿眼药水。”
然后茨木特别乖地就坐下了。“不愧是吾的挚友!在这样的问题上,还能有如此的耐心。如此的冷静睿智!”
“行了茨木,少说点,平时叫你少玩手机你不听。”酒吞从药箱中翻来翻去找平时给茨木准备的眼药水。
“那是为吾友声援必须的,重要的粉丝后援团!”
“不就是个游戏吗?你身体要是坏了,我弄游戏直播赚钱有什么意思?”酒吞不咸不淡地说,将一瓶淡粉色的眼药水拿在手里,走到茨木面前,给茨木滴眼药水。
淡粉色的眼药水润湿着茨木的眼睛,让茨木终于感到了一些舒适。
为了不刺激到茨木的眼睛,酒吞专门找了用玫瑰花原液做的一种眼药水。
“舒服点了吗?”
“好多了,但是眼睫毛还没出来。”
“啧……”真顽固啊。麻烦。
酒吞又从药箱里拿出一根棉签,用眼药水润湿,拨开茨木的眼皮,轻轻地擦着茨木的眼皮内侧,希望能这样把那根该死的眼睫毛弄出来。
“疼吗?”
“有点……”
“那我再轻点。”
啧,这么怕疼的地方本大爷都不肯用力动,你一根毛好意思死皮赖脸地待着?
“唔!!!”茨木的身体突然忍不住剧烈地颤抖,酒吞瞬间把手缩了回去。茨木捂着眼睛说“挚友,要不算了吧……让它待着吧,估计过一段时间会习惯的。”
酒吞揉了揉茨木的头发,然后抬起茨木的下巴,看着茨木可怜的眼睛,亲了一下,将眼皮撑开,然后……

茨木愣住了。好痛……但是,动不了……不,他在做什么啊……

酒吞的舌尖舔舐着茨木的眼球,小心翼翼不要伤到那颗滑溜溜的球体。他用舌头感受着茨木最脆弱的部位,用每个味蕾品味着茨木的每一次颤抖,每一滴带着盐味的泪珠。
当酒吞从舌头上拿下那根困扰了茨木半天的眼睫毛时,茨木的脸已经可以烤红薯了。
据酒吞证实,茨木接下来以每秒5米的速度冲刺到了卧室,并且用被子裹着自己蜷了一个下午。

评论(16)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