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ooc算我的,寻光这篇文的后续,也可单独看,(/ω\)求喜欢的点个爱心。PS,不喜勿喷。

在酒吞重生之后,他常常陷入沉睡,虽说青行灯说这是因为他的灵魂在适应他的身体,茨木还是常常有些担心。
也许也是因为他害怕自己的挚友再次陷入漆黑中,不再睁开眼睛。
“还差20块魂晶,这样,将挚友从虚无中拖出来,真的不会对他有伤害吗?情况稳定吗?会不会……”
青行灯看着那个一到酒吞的事情上就纠结的茨木,吸了一口烟,敲了一下茨木的脑袋“茨木,酒吞是一个强大的妖怪,不要担心他的生命力,在虚无中,普通的人类灵魂,只要不出3天,就会消亡了。”
茨木听到这突然插话,十分气愤的样子,“吾友是那么强大的存在,怎么可以和人类那种脆弱的生物相提并论?”
青行灯被打断了也没有生气, “普通的妖怪也不过能最多忍受5年的虚无,而你的挚友,在一片虚无中,一待就待了400年。”
400年,多少个日夜……
“别担心了。30片魂晶,足够了。只是现在的他还有些虚弱,不能长时间沾染人类的浊气。”青行灯看了看充满雾霾的灰色天空,吸了一口手上的香烟,青色的唇彩在烟嘴上染成一个青色的环。
茨木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着急地转身回小区里,向自己的公寓跑去。
唉……青行灯勾起嘴角,看着那个为了酒吞什么都能忘记的笨蛋,将烟熄灭,转身走向远处。
推开门,茨木将摆在房间四周的结界精石摆好,重新输送一些妖气进去,让房间重新充满足够多的灵气。他走到酒吞的床前,看着那个让他崇拜着,爱慕着的人,那个让他四处奔波受苦了400年还心甘情愿的人,他的王。
在茨木准备跪在地上,趴在床上静静地看一会儿酒吞就走时,酒吞突然一把拽住了茨木。
“茨木,别跪地上,太凉。”说着,酒吞将茨木拽到了自己怀里,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趴在自己身上有些坐立不安的鬼将。
他以为我是块易碎的冰块吗?
酒吞侧躺着,将茨木放在自己身边,用双手环着。
400年的黑暗,让他了解到了他的心意,没理由拒绝。
也没理由让自己的鬼将蒙在鼓里。
酒吞在茨木的额头上落下一吻,用手指揉着鬼将的白发。
“茨木,一辈子和我在一起吧。”
“好”说着,茨木也伸手将酒吞抱住了。
茨木在多日的疲惫中,不知不觉地陷入了沉睡,而酒吞却在多日的沉睡后清醒了过来,看着自己怀中的鬼将,心中感觉舒爽又充满了甜蜜的酸胀感。
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

酒吞看着自己的手,和人类无异,而自己的力量,也明显感觉不如以前强大。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对茨木的信任让他怎么也烦躁不起来,他揉揉身边那个毛茸茸的白团子,却微微皱起了眉,茨木的妖力,理应在这么多年中积累了许多,可是,为什么现在他的妖力和他死去时相差无几甚至比当时还弱一些?
当茨木终于醒过来时,还微微有些羞涩,揉了揉自己的鼻尖想掩饰过去,而那副样子却实打实地印在酒吞的眼中。
“醒了?”酒吞揉揉茨木的头,“多久没好好休息了?”
“没事,只要想到是为了吾友能重新回来我就从不感觉辛苦。”
“别想糊弄过去。”酒吞捏住茨木的下巴,直直看进茨木的眼“多久了?”
“自从大江山退治那年……”茨木叹了口气,握住酒吞的手,“到现在正好400年。”
酒吞看着面前的这个大妖,不知能说什么,只能抱着他,将身上的温度渡过去。
“以后,不用担心了。”
“不,还有二十块魂晶没能找到,只有找到的,挚友你才能恢复之前的强大,可惜我太没用,找了这么多年,只找到了30块。”
酒吞看着那个陷入自责的鬼将,吻住了他的唇“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已经消失在了虚无。”
只是这一句和这个轻轻的吻就足够让茨木平静下来,并且耳尖羞红。

总的说起来,酒吞的灵魂终于适应了后,两只大妖的生活还是过得很不错的。
除去让酒吞,一个对世界的认知还停留在400年前的大妖怪融入现代世界。
这简直……如同教导一个巨型的婴儿,而这个巨型的婴儿还有着极强的自尊心和倔强的品质。
简而言之,死要面子还钻牛角尖。
“茨木!这个金属块为什么不流出水出来了?”
“我说过了今天水管检修,断水了。等会儿水龙头就能用了。”
“茨木!那个小破铁板为什么能出现本大爷的样子?铜镜?”
“诶!!!别乱看我手机相册啊啊啊。”
“呵,人类做的铁盒这么多,一个个都乱七八遭的,这个为什么不会闪光?”
“挚友……它真的只是个装东西的铁盒子,普通的铁盒子是不会闪光的。”
“墙上的这两个洞是什么?”
“挚友!!!别拿叉子插插销板!!!”
…………
如此这般,茨木快被累死了,看着终于恢复活力充满好奇四处在自己公寓里“探宝”的酒吞,第一次感到了一种无力感。
直到,他找到了一个淡粉色的半透明的圆柱体的东西。
“茨木!这玩意是什么?摸起来很柔软,而且滑溜溜的。”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76587300609384

评论(18)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