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ᐛ 」∠)_宝宝们,我回归了
这次是你们熟悉的养成系小甜饼,怪物猎人au(想画的盆友请不要大意的上吧,记得艾特我,我想看)
幼茨喵出没!

酒吞童子是个结云村中的一名普通的猎人,他在他的导师一脸拽样地说:“小子,你可以独自去完成任务了。”开始了自己的旅程。

在结云村这个周边有不少怪物的多灾多难的小镇中,有各种各样的有偿任务让猎人们接,酒吞看了看自己身上可以用寒酸来形容的装备后连续接了几个任务。

在他完成了许多个讨伐狗龙的任务后,他总算能换身相比起来比较好一些的狗龙套装,身上也有了一些钱,可以休息休息了。

酒吞拿着一杯清酒,坐在冒着热气的温泉中,酸痛的肌肉慢慢放松了一些,嘬了口酒,长长的呼了口气。

正在酒吞想在心中感叹一声这样才是人生的时候,隔壁池子里传来一阵戏水声,酒吞瞄了几眼,那是一个猎人和自己的随从猫在玩水。

对于猎人而言,他们最亲密的伙伴就是随从猫,连自己的武器都得摆在第二位。

随从猫其实是半兽人中的猫科幼崽,因为半猫人幼崽很难独自在野外生存,于是就有不少半猫人和猎人定下契约,让猎人保护自己,然后自己在主人去狩猎的时候为主人收集素材,帮助主人打怪物,加油鼓劲打call喊666给主人加buff什么的。

随从猫啊......说不定以后可以去领一只。但是我还是比较比喜欢勇敢的,护主的啊。算了,等手上的讨伐青熊兽的任务完成了再说吧。

酒吞童子换好衣服,扛起自己的重炮,整理了一下道具,就去做任务了。

长着青草的悬崖上蹦跳着不少绒鹿,那些小东西很难捕捉,能剥取的素材也不是很多,平时酒吞绝对不会费劲巴拉的去打那些没什么危险性的小草食动物。但是他突然想起自己要是准备养一只随从猫的话还是准备一些毛皮来给随从猫做衣服比较好。

因为重炮很容易崩坏皮毛,所以他只能笨拙地用近战解决这些左蹦右跳的小家伙。

这时,一个白色的影子蹿了过来,那是一只半猫人幼崽,看起来不像是别人家的随从猫,因为他身子很瘦,毛发很长而且很脏,还有一只爪残疾,只能摇晃着用三只爪奔跑,费劲巴拉地想要狩猎一只病弱的老鹿,但就算他已经用尽了自己的力气,并不锋利的奶牙和软软的小爪子还是没办法让他狩猎到自己的猎物。

酒吞看着那只小小的半猫,突然感觉有些不忍,提起重炮对着看起来最肥,肉质看起来最嫩的鹿身上开了一炮。突然炸响的炮声把小半猫吓得够呛,尾巴嗖地一下立了起来,但是在小半猫看见那只最健壮的鹿就这样被打死了眼中写满了崇拜。

酒吞走到那只死掉的鹿身边,割下没被轰坏的鹿角,用匕首简单处理了几下那只鹿,然后把那只鹿上的分好块,拎着走到了小半猫面前。

“吃不?”

小半猫看着酒吞,有些紧张,蜷坐在地上,小爪子扣着自己的脚爪。

这个小猫该不会还太小听不懂人话吧?

半兽人的幼时都更像兽,而越长大则越像人类,而没断奶时的兽人都是听不懂人话当然更别说让他们讲话了。

正当酒吞还在怀疑这只小猫要是没断奶他妈妈会不会冲过来对着自己就是一爪子的时候,那个毛团子说话了。

“咪……想次……”小毛团一边说着,一边偷瞄着酒吞。

酒吞听见那只小半猫的口音后知道这个小半猫估计刚刚断奶不久,既然刚刚断奶就在独自打猎……那要么是他爸妈死了,要么是他爸妈不要他了。

酒吞把肉递给小半猫,正准备把肉给小猫后去找青熊兽时,一声咆哮从身后远处传来。

酒吞转过身,看见那只青色的巨熊,皱了皱眉,快速从包里掏出一颗染色弹,向着巨兽开了一炮。

青熊兽的头上冒出一股粉红色的烟,与此同时,酒吞顺势把那只幼猫一把抱住,向后翻滚了一下,他把小猫放在离地面有一定高度的树上后,装上弹药,蹲在地上对着青熊兽快速地开了几炮,在利用灵活的翻滚躲避了几次攻击后,那只青熊兽愤怒了,它狂吼着,疯狂地挥舞着自己的爪子,不断地向着酒吞发起攻击,就算酒吞躲避得再快,那只熊也总是找到时机让酒吞身上多了不少伤口。

得找个机会回复一下,不然这样下去不妙啊。酒吞皱着眉头,血液的流逝让他感到眼前一阵阵发黑,身上带着不少回复药剂,但是要是没有机会先离开这里的话根本喝不了药。

正在酒吞感觉头疼时,那只熊突然停止了对酒吞的攻击,反而开始笨拙地一边狂叫一边企图抓自己的脑袋。

就是现在这个时机!

酒吞向着远离青熊兽的方向猛地跑了几步,以自己最快的速度灌下药,转过头重新拿起自己的重炮对着青熊兽一顿轰炸。

青熊兽疯了一样甩动自己的身体,这才让酒吞看见刚刚骚扰青熊兽的是什么。

那只脏兮兮的小奶猫用三只根本不锋利的小爪子抓着青熊兽的脑袋 ,身子随着青熊兽的动作不断地晃动,似乎下一秒就要被甩下来了。

woc,那只傻猫,干嘛要跳下来啊,会没命的。

酒吞往自己的重炮中添加了些威力更大的炮弹,对着青熊兽的肚子一顿狂轰滥炸,总算把那只发疯了的青熊兽打得产生了退意。那只熊怕了,一边逃跑一边往后看,像是生怕酒吞跟上来再给自己几下的样子,小猫顺势跳了下来,摇摇晃晃地冲着酒吞跑了过来。

“你蠢不蠢啊,刚刚你差点没命了你不知道吗?”

小猫突然被酒吞吼了一声,耳朵耷拉了下来,小小声地呜呜嗷嗷了几下。

“我接下来要去弄死那只熊,时间不多了,不许跟过来知道不?”

酒吞喝下一些回复体力和耐力的药剂,向青熊兽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咪呜……嗷嗷……”小猫在原地蹲着看着那个好强的人越跑越远,看了看刚刚那只被一下子轰死的鹿,又看了看刚刚那只青熊兽留在原地的血,纠结地在地上转了几圈,然后喵嗷嗷叫一声地又追了上去。

当小猫跑到酒吞附近时,酒吞正陷入苦战,垂死挣扎的青熊兽动作充满了仇恨,动作变得没有什么规律可寻,酒吞似乎也渐渐有些疲惫,动作变得僵硬。

这时,小半猫蹿了过去,后脚一蹬,蹦到青熊兽身上,用自己的小爪子小奶牙奋力地攻击着那只一嘴能把他吞到肚子里的家伙。

woc那只傻猫怎么又过来了。酒吞趁着这时灌了一口回复药G,装上炮弹对着青熊兽的伤口又开了几炮。

贯通弹穿碎青熊兽身上坚硬的盔甲,大量鲜血涌了出来,巨兽哀嚎了一声最终倒在了地上。

小猫似乎没料到那只巨兽就这样倒下了,一下子没掌握平衡,摔到了地上,还险些被巨兽的爪子拍死。

酒吞看见那只巨兽倒下时那只小猫还在那里,啧了一声跑了过去,在那只巨大的爪子即将落下时,他开了一炮,让那只爪子硬生生转了个方向才落下。

但就算小猫捡回一条命,他唯一的手爪也摔伤了。

酒吞看着那边那只可怜兮兮低声呜呜呻吟的小猫叹了口气。

算了,反正本大爷也没随从猫,去猫婆婆那里领养一只不如直接把这只领回去登记一下,反正这种感觉蛮勇敢,也应该挺护主的。

酒吞走到小猫身边,蹲下身说:“喂,小猫,愿不愿意当本大爷的随从猫?”

小猫一脸疑惑地看着酒吞,呜呜地叫了几声,然后说到:“嗷……睡虫喵是什喵?”

“额……类似挚友?就是特别好的朋友意思?”

听到酒吞的说法,小猫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要!嗷嗷,要当盆友。”

“那你就是本大爷的随从猫了。你叫什么?”

“赤……刺……茨木!”

“好,那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

“嗷!”

tbc

评论(6)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