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的场景

茨木拿着一个不大的坛子向酒吞跑过去,一遍跑着一遍喊着“挚友!挚友!”脸上还洋溢着笑容。

这个样子让酒吞无法控制地联想到了迈开四条腿向主人跑去的小狗。

真可爱,不是吗?

“怎么了?”

“挚友,我找到我之前埋的一坛酒了!我用人类的酿酒方法酿的!”茨木站在酒吞身边,把酒递上去,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酒吞打开那坛酒,柔和的酒香飘了出来“哦?酿的是什么酒?”

茨木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想着想着还用自己的鬼爪摸着自己的鬼角,这是茨木在困惑时的小动作。

“哦!我想出来了!是叫女儿红来着。据说很好喝我才去学了这个酿造方法,想给挚友喝。”

茨木一副邀功的表情看着酒吞,而酒吞却在听到茨木的回答后勾起一抹笑。

“茨木,你知道这酒为什么叫女儿红吗?”酒吞顿了顿,仰起头喝了一口,“当哪个家里生下一个女孩,他们就会去酿这样的一坛酒,当自家女儿出嫁时当做女儿的嫁妆。”

听到酒吞的话后,已经和酒吞有过肌肤之亲的茨木怎么听不出酒吞的调笑,面色一红。

“茨木,哪有你这样自己给自己做嫁妆还着急把自己嫁出去的?”酒吞将酒放在一边,霸道地将茨木拽到自己身边,捏住茨木的下巴,吻了上去。

带着酒气的唇舌卷着因为有些害羞而恼羞成怒的舌尖,互相纠缠着。酒吞按着茨木的后脑勺,将茨木狠狠地按在最近的一棵树上,一边凶狠地吻着他,一边将自己的手伸到了茨木的盔甲中。

安雷的场景

“雷狮,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来自华夏星的少女送了我这么多东西,今天是什么节日吗?”安迷修一进门就把一大束玫瑰花和一盒看起来就很昂贵的巧克力放在进门的吧台上。

雷狮盘着手臂,撇撇嘴,甩下一句不知道就进屋了。

安迷修看着雷狮的表情,笑了一下,然后就装出一副好像很慌张的表情也向屋里走去。“雷狮,怎么了?”

刚刚一推开门,安迷修就被一股大力甩到了床上,而他善妒的恋人正手上拿着一对手铐站在床边看着安迷修。

“干脆把你铐起来好了,这样你就不会出去勾三搭四了。”雷狮一边说着一边爬上床,坐到了安迷修的肚子上,俯下身将安迷修的手铐住,圆翘的屁股在自己的肚子上小幅度地摩擦着。

安迷修咽了口口水,抬起咬住雷狮的下巴,又轻轻地啃咬雷狮的脖子。

“傻子,跟个狗一样。”雷狮抬手拍了一下安迷修的脑袋,又低下头亲上了安迷修的嘴唇,这时反而是安迷修特别的主动,就算被铐住,也不断地仰着头追着雷狮的唇舔咬。

反正,当雷狮准备处理掉那堆所谓的“华夏星的少女”买的礼物时就会发现里面夹着的我的贺卡了。

瑞金的场景

“格瑞!”金一段助跑后扑上格瑞的背,格瑞吓了一跳后顺势搂住了金的腿,平时有些面瘫的脸也露出一些笑容,“怎么了?”

“今天是中国的七夕节。我们一起过吧!”金想都没想这句话就蹦了出来。

感受着金不断蹭着自己脖子的脸颊的温度,格瑞想着,等下他等下就该脸红了,也顺势答应了下来。

“好。”

当格瑞带着金都到电影院时,金才想起了刚刚说的话,抱着爆米花,脸低得都快扎到爆米花里面去了。

哇,我刚刚都说了什么啊!

格瑞看着在一旁cosplay鸵鸟的家伙,抓着他的手就向影厅中走去。

电影演了什么金根本没看进去,脸的温度随着格瑞握上来的手急速升温,心跳得也快蹦出来了。

“金。”

“怎么了?”金听到格瑞叫他后,下意识瞬间就转了过去。结果就被格瑞抓着自己的下巴亲了一口。

“好好看电影。”

“哦。”

当格瑞转过去后,金捂住了自己的脸。

这还怎么看得下去啊!!!


评论(2)
热度(54)